- 了解了二叉搜索树,自平衡树,红黑树
大家没有把疑问说出口,并不是担心被视为笨蛋,而是不敢承认身边居然发生了这么恐怖的事情。依赖于科学的解释,可以使人心安。 /环界1.铃·4/铃木光司
《环界1》
时间表排得最满的计划,不是好计划。如果没有构建起余闲,我们就会专注于当下必须完成的工作,预测不到未来可能发生的所有事情。当然,余闲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太多是浪费,太少又不能应对突发事件。只有存在余闲,人们才不会全神贯注在迫近的截止日期上,也会去关注那些重要但并不紧急的任务。
一直以来都有给工作上的事情多留时间的习惯,而且对于由于不熟悉或难度过高导致无法预估时间的问题,一直以来都是立马去解决这个不稳定因素,直到自己能合理预估时间,自己才有安全感,游刃有余的感觉。
《稀缺:我们是如何陷入贫穷与忙碌的》
这些作家,曾经是他心目中的神,但他们中有一半人酗酒成性,且个个生性风流;他们大多与太太整日吵架,无一不是满口谎言、勾心斗角的卑鄙小人。他们的诗都是潦草地写在洗衣账单的背面,然后将这些草草写就的诗从街面的小门递给印刷店老板。
其实就是想的说的都很美好,但是做的却又不一样了。所以说不能看一个人说了什么,他就真的是他所说的那种人了。
《奥兰多》
人的大脑就像是个书架,经常翻阅的形成了个人特征。书架的质量内容决定了你的圈层,书的分类越同质化,你的人生视野也就越小,同时在这领域可能就越专业。偶尔几本不同类目的书,虽改不了你个人的基本风格,但是却给生命带来不一样的体验。改变一个人就是改变他的思想和习惯,这无疑是很难的,但是改变了是不是就是换一种人生体验了呢。
商业意义的怀旧是不反思的,而不带反思的怀旧是空洞的。
《重走西南联大(杨潇)》
这两个女人都让他害怕:她们各自以不同的方式,让他感到危险。这个路·莎乐美让他怕,是因为她的力量——她可能对他做出什么事情来的力量;贝莎让他怕,是由于她的柔顺——他可能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当他想到他曾在贝莎身上所冒的危险时,他不禁不寒而栗了,他差点就触犯了医疗伦理的基本原则,那种可能的后果,将殃及他自身、他的家庭、他的整个人生,所有这一切都会走向毁灭。
他到威尼斯来,是为了平复一位美丽女子对他生活所造成的损害,但现在,他却与另一个更美丽的女子面对面地用餐谈话!
《当尼采哭泣》
被压制已久的个人主义,在一个唯利是图的社会里突然兴起,必然会冲击家庭价值观。其实,强调个人价值和遵守家庭价值之间本来不是矛盾,问题是我们的发展太快了,短短三十多年,我们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从一个人性压抑的时代来到了一个人性放荡的时代,从一个政治第一的时代来到了一个物质至上的时代。过去,社会束缚的长期存在,让人们只能在家庭里感受到些许自由,今天,社会的束缚消失之后,曾经让人倍加珍惜的家庭自由突然间无足轻重了。如今婚外恋越来越普遍,已经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当每个人都拥有一个舞台,可以充分地秀自己之时,过去意义的家庭在今天完全改变了,或者说现在的家庭不再像过去那样承载很多属于社会的功能。很多人不再像他们的父辈那样珍惜家庭,因为他们的价值更多地体现在了社会生活里,很少体现在家庭生活中。(P17)
《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余华》
温德尔继续说道,我其实不只是在当下失去了一段感情,也失去了在未来的感情。我们总是倾向于认为未来是还没到来的事,但却每天都在自己的脑子里构建未来。当此时此刻的一切支离破碎时,与之相连的未来也会随之瓦解。如果没有了未来,那一切情节都将被改写。可是,如果我们把当下的时间花在修改过去和控制未来上,还是会怀着无尽的遗憾被困在原地。当我在网上暗中观察男友时,就像看着他的未来在我眼前展开,而自己却被冰封在过去。但如果我活在当下,就得接受自己的未来有所缺损。
《也许你该找个人聊聊》
还是每天要花时间独处反思呀,上班没有时间精力想这些,下完般很饿很累,只想吃吃喝喝打打游戏看看剧,浑浑噩噩又一天。
- 今天跟搭子看书了 - 今晚没吃晚饭,就只吃了水果
我也没吃饭 吃水果 但还吃了零食
童稚的爱遵循这一原则:“我因被爱而爱。”成熟的爱遵循“我因爱而被爱”这一原则。不成熟的爱宣称:“我爱你,因为我需要你。”成熟的爱是:“我需要你,因为我爱你。”
《爱的艺术》
我们一直在读书,却很少去实践或把心得写出来、形成有价值的文章让别人受益,更别说不断打磨自己的原创作品了
在工作中查阅资料,发现很多人的文章只是复制转载,很少有自己的想法,有一些原创文章又很难把一个问题讲的很清晰。也就是很少有人把一个问题的解决过程很清晰详尽的表述出来,所以差距会越来越大吧。
《认知驱动》
我并不喜欢自己的主要责任和中药房无关,尽管大人是基于疼爱,没让我负担赚钱的责任,但是我热爱搅和进大人的工作,因为可以跟他们待在一起,不落单于主体之外。套用电视上学到的心理学语言来说,幼年的我其实是个擅长发挥生存本能、主动预防原生家庭忽视的积极儿童,NASA应该考虑跟我买一点DNA去存。
作者很搞笑,不知道现实中是不是一个好玩的人。
《俗女养成记》
现在我知道上大学和接受教育的最重要理由之一,是去了解你以前一直相信的事情并非真实,而且任何东西都不能只靠外表来决定。 他们一直在聊天和争论,我感到一股兴奋之情在内心沸腾。这正是我要的,我要上大学,听人谈论所有重要的事情。 如今我空闲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图书馆阅读,尽可能从书本吸收东西。我没有特别专注在任何领域,目前只是大量阅读小说,来填补我那无法满足的饥渴,包括陀思妥耶夫斯基、福楼拜、狄更斯、海明威、福克纳,或是我能接触到的所有东西。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真的十分渴望实现某个目标,就应该不断地发展自己的精神力量,使之帮助自己完成心愿。问题在于你往往并不是真想实现某个目标,你总会把失败的责任归咎到意志身上。
之前看的一本书忘记了,大意是要看透自己内心的渴望,激发更深层的渴望,才能真的有动力去做正确的事,如果对自己的动机不够明确,行动就不会那么积极
《吸引力法则》
春雨 【宋・周邦彦】 耕人扶耒语林丘, 花外时时落一鸥。 欲验春来多少雨, 野塘漫水可回舟。
鞋子都湿了
《诗词》
他的选择似乎永远是最正确的那个,可倒头来竟混得最惨。那些优势未必赶得上他的人,功成名就;那些比他优势多得多的人,毫无建树。说到底,这都是命运在作祟吧。好比从天而降的大雨,落在正直的人身上,也落在邪恶的人身上。这世上一切事情都没有道理可言。
生而受难,久难而终。生命没有意义。人活着没有目的。一个人是否降生在这世上,是否还活着或已经死去,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生命微不足道,死亡更无足轻重。
《人性的枷锁》
即使是从做小事开始,你也会有脚踏实地的感觉,这一点很重要。
《微习惯》
然而,即便是亲临现场的目击者也不可能事无巨细地再现事件的全貌。经验似乎表明,目击者对现场的印象会在事件过后减弱,但在讲述事件经过时又会习惯性地添油加醋。他一心以为自己是在叙述事件原本的始末,可实际上他讲的是经过自己改造后的版本人的意识中存留的信息绝少保持原貌,而大多经过了意识的局部再创造。一则关于事件的报道,是事件的认知者和事件本身相糅合的产物:在这一过程中,对事件进行观察的人总会对信息做出一些过滤和改造。我们对事实的认识,取决于我们从哪个角度去观察,以及我们在观察时有哪些习惯。
《舆论》